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我和合租美眉的往事

时间:2018-05-11
去年,我大学体育系毕业,想出去闯闯,有个要好的女性朋友在上海,我就一个人到了上海。刚到上海,果然是繁华的国际性大都市,我很顺利地在一家健身俱乐部找了一份健美教练的工作,然后就考虑解决衣食住行的问题。
一天晚上工作结束,上了上海热线的租房栏目,漫无到达站找房子。突然,看到了一个异性合租的帖子,我想︰我一个大男人,怕什么。于是,就按照上面留的电话拨了过去,接电话的是一个女声,声音很甜美。大家简单聊了几句,她告诉我她的英文名字叫Jolin,舞蹈学校刚毕业,住在浦东菊园,以前一起合租的女友去了法兰西,一个人的租金太高,又住惯了浦东,所以想找人一起合租。听她的语气,她是一个很时尚和活泼的女孩。我们约好了第二天在babyface见面…..
第二天晚上8点半,我刚带完一队动感单车,洗完澡就打的赶到了茂名南路,结果一看,酒吧还没有开门。后来才知道,这家酒吧是上海俊男美女的磁铁,一般10 点才开始营业,来看风景的人更多,所以经常客满,它是沪上最残忍的酒吧,一天不知道要拒绝多少人。一家酒吧就把路上所有敌人打败。Babyface是很 lounge的酒吧,红蓝黄的冷色调营造了典型的纽约吧氛围。头家先在广州开了第一家face,然后把版图扩大到深圳和上海,酒吧也经常邀请海外顶尖的 DJ到这里打碟,有贵客光临,额外收费。
我打了一个电话给Jolin,忙音。看看时间还早,我决定先来体验一下上海夜生活的风景,其实,已经有不少酒吧已经营业了。整条街上,各种节奏的音乐,暗淡不清的黄色酒吧灯光和闪亮的曲线的英文字招牌使这里焕发出无边的光彩,各种酒吧门挨门,户挨户,随着震耳欲聋的舞曲,一对对男女,不分国籍,正歇斯底里的狂扭在狭小的舞池里。而小街上,手拎嘉士伯啤酒瓶的老外们,正醉意绵绵地操着蹩脚的中文,与路边的流莺沟通着,还有个女孩在酒吧门口和一个老外深情地吻着。
有的酒吧装修简陋多了,但是音乐很棒。走到茂名南路复兴路口,就能够听到低音沈重、节奏鲜明的舞曲,但是要一直往下走,将近走到底,才看到一排一排的露天座位,聚集着众多老外的Judy’sToo。外面的男人拿着小酒瓶在喝酒,很多人把小小的门口堵得水泄不通,里面热气腾腾,人头攒动,人们疯狂地扭动着。
走着走着,我的手机响了,是Jolin的电话,『你在什么地方,我已经到了?』接着,她连珠炮式的问明了我的衣着、髮型和身高,我正想问问她的情况,Jolin却哈哈一笑︰『我会找你的,你进来就知道了﹗』然后挂断了电话。原来,要玩『魅力测试』﹗『好,玩就玩,要玩就玩到High﹗』要知道,我在大学的时候,就是全校有名的大众情人,还客串过男模上T台走秀。
回到babyface,果然名不虚传,先前冷冷清清的大门口已经挤满了人,各式各样的型男靓女穿梭进出,里面喧嚣的音乐声和鼎沸的人声已经扑面而来,刺激着我的每一个细胞。
挤进了babyface狭窄的舞池里。我完全被人群和音乐淹没。说实话,我很喜欢这里的黑人DJ和这里的音乐,非常high。舞池阴暗着,只有房顶乱射着的光柱和吧檯上被照的红彤彤的各式洋酒反射过来的光,击打性感人体的忘情扭动。两个美眉在其中游移着,像两条灵活的鱼。她们的长头髮在黑暗中闪着深蓝色的光,像夜色中的娇艳的花,很美很诱惑。怎么说呢,这里的中国女人、上海女人不一定是非常漂亮的。但是都是非常性感的,而且很爱跳舞的。你可以看到她们的汗水,她们大幅度的舞姿,她们和老外不陌生的姿态。跳舞是一种很奇妙的事情,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音乐一起,身体一动,两人一和,就动感得让人舒服。
我知道有一双眼镜在寻找和注视着,所以就毫不犹豫地贴上了一个热舞的女孩。跳舞、韵律操、健美操其实都是一个道理,只不过动作的频率幅度不同而已,和着音乐的节奏,让自己的每一块肌肉都尽情地运动起来。大三的时候,我还代表学校参加了全国的大学生健美操比赛,平时,也爱和几个朋友去迪厅飙舞,所以,我自然不会放过这一展示自己的机会。两个曲子下来,我已经感到周遭有不少注视的目光,就来DJ也越放越high,我简直感觉是我的动作在领着DJ在走。酒吧里的人越来越多,小小的舞池很快就挤满了人。我跳过一个高潮,就去了吧檯,随便点了一瓶软饮料等着Jolin的出现。短短的不过一刻钟的时间,我就被好几个mm的眼光电到,甚至还有两个有意无意地叼着香菸从我身边走过︰『帅哥,怎么一个人?』babyface果然是夜生活动物们的乐园。擡腕看看手錶,刚刚11点,周遭的人们依旧忘我的享受着这一切。
『Leon,舞跳得不赖啊﹗』背后有人喊我的名字,不用回头,一听声音,我就知道是Jolin出现了….
『不好意思,第一次见面就约在这里』,Jolin一边用手扇风,一边站到了我的旁边,『喜欢泡酒吧吗?不喜欢早说啊,我可不希望和个老土同住,不过看你也不像老土』。
老实说,我还真不敢正眼打量Jolin,因为她穿的实在太性感了,黑色紧身露腰小背心,V字大开口低领,脖子上带了条银色的项鍊,还挂了条翡翠的坠子,正好落在她白皙而深邃的乳沟里,随着急促的呼吸,起伏跌宕。而我又足足比她高一个头还多,要和她说话,就不得不低着头,看下去,基本上是一览众山小,特别在背心里露出的黑色胸罩的蕾丝花边,雕琢着她无暇的乳部肌肤,直让人看得血脉膨胀。
大概是看出了我的不自然,Jolin笑了笑,喊道『你还真封建啊』,不过马上意识到周遭实在太吵了,或许我根本听不到,于是做了个手势,示意我跟她走。
『唉,这里真吵﹗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这里的气氛的﹗』Jolin在一个很小的桌子旁边坐下了。『这个是……,那个是……,还有她是……』还没有等我坐定,Jolin像报流水帐一样,很快地把她的同桌介绍了一下,可惜我什么也听不到,只好头班化地点头示意。
坐定了才发现,原来一桌都是美女,包括Jolin,一色的瓜子脸,身材都是好得不得了,至于穿着嘛,我只能肯定一点,就是Jolin绝对不是最性感暴露的。
怎么,看美女看得傻眼啦,大傻个,都是我的同学。我们玩一会789吧,会玩吗,不会我教你,输了喝酒哦,Chivas加绿茶,放心啦,喝不醉的﹗』
在一群陌生的美女中间,我随着音乐,一边晃动着身体,一边掷着色子,酒是好东西,一瓶Chivas见底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已经融入一片了,虽然我还不知道哪些和我跳舞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的,甚至亲我脸颊的女子的名字,但是我能透过胸膛感觉到她们的心跳,也可以触摸到她们毫无赘肉的腰肢,以及体会到她们丰腴的臀部摩擦我身体产生的异样感觉。那是一种让你的慾望慢慢升腾的氛围,虽然昏晕的灯光和狂暴的节奏可以掩盖很多,但是那一刻,如果没有想法,那就不是一个男人。
大概到1点半的光景,Jolin说大家分手吧,于是结账,AA製。
酒吧门口,Jolin叫了辆计程车,然后回头对我说,这个星期里会给我一个答覆的。
一周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是在最后一天收到Jolin短讯息的,她在短讯息里面提了三个要求,说我如果没有问题,就可以合租。
第一是我不可以经常带朋友包括女友回家过夜,我想这个没有关係,因为我在大学时候的女朋友已经因为毕业而分手了,在上海我基本上是举目无亲,除了那个挺要好的女性朋友,不过那仅仅是朋友,她是有男朋友的,我和她之间是没有可能性的。
第二是所有的公共费用都是AA製,不準干涉对方的生活,这个当然是的哦,否则就是同居啦,
第三是我要保证我每天洗衣服,不可以让臭衣服汙染环境。我想对于这个要求,我的确很难答应,因为我在大学期间就是一个星期洗一次衣服的,不过就因为这个放弃和Jolin同租的机会,我觉得我会遗憾的,于是我回了简讯说前面两个要求完全没有问题,可是衣服我承诺可以做到每两天洗一次。
但是简讯发出的一剎那,我隐约有点后悔了,担心她是否会生气。在担惊受怕了两个小时后,她给我一个回複,只有一句话,『不臭的话可以,臭的话不行』,谢天谢地,我立刻回了简讯,表示一定照办。
经过几个简讯来回,她把她家的位址发给了我,并且约定今天晚上去她家看看房子,并要我带身分证和複印件。
的确是比我现下临时寄居的地方好多了,在和门口的保安说明来意后,顺利地到了她家的门口,并按响了门铃。
开门的是Jolin,里面还坐着一个女孩子,隐约认出是那天晚上酒吧看到过的。Jolin笑了笑,说因为是第一次晚上在家里碰头,所以找个女伴来,我说不介意的。
不过在这么亮的灯光下看Jolin,确实和那天的感觉完全不同,今天的Jolin基本没有化妆,高挺的鼻樑,齐耳的短发,显得异常秀气,而最主要的改变是穿着,她穿了一件圆领的休閑T恤,胸口印着吉米的漫画,下体是一条牛仔裤,有点破,还有几个洞,本来应该颓废的感觉,穿在她身上竟然是意想不到的可爱。她看到我不住地打量她,有些脸红,说︰『快换鞋进屋吧,别放蚊子进来啦﹗』
于是我才察觉了自己的失态,笑了笑,换了双拖鞋,进入了客厅。不过她一闪而过的脸红,却让我产生了好奇,究竟是怎么的一个Jolin呢,酒吧的狂野,此刻的静娴,真的是一个人吗?
房子是两房一厅一卫的,客厅墙壁的基色调是黄色,穿插些橘红色的点缀,卧室都是墙纸,Jolin的那间朝南,粉色墙纸,另外空的那间朝东南,缀花淡蓝色的墙纸,卧室家具都一应俱全,是那种稍微有点複古风格的,空调都有,还是很新的,Jolin的房间里面有台笔记本电脑,应该是她自己的。
卫生间是米色仿古瓷砖布饰的,脱离了原来看多的白色系,真是别有风味,一个白色的浴缸,旁边是小的淋浴房,整个收拾得非常乾净。厨房倒是不大,但是一边还见缝插针地放着一个小方桌,就两个人用的那种,在黄晕的灯光下,产生一种极其温馨的感觉,不由得让我想像和Jolin一起吃饭的景象。客厅里面当中是台 34寸的sony电视机,旁边放了音响和DVD机,正对电视的是沙发,淡色的,有宜家简洁的风格,但是靠垫异常的浓实,因为那个坐在沙发上的女孩子基本都陷进去了。茶几上放着不少零食,还有两杯喝了一半的绿茶。
『ok,都参观完了,怎么样?』Jolin跳到沙发上,问我道。
『太棒了,可是这样的房子应该租金很贵吧?』我试探性地问了下,心里嘀咕着,真不知道是否能够承受得了啊。
『还好,和房东熟悉,所以才4800元一个月﹗』
『哦』,我差点晕倒,怪不得在电话里问她租价她老是推诿阙词,原来真不便宜啊。我心里盘算了下,我现下一个月工资是3800元,加菜金大约会是每个月 1000元,但是不保证,如果扣除2400元,再加上吃饭水电瓦斯手机之类的开销,到是真的不会剩什么了,租还是不租呢,真是个问题﹗
不过男子汉大丈夫,事到如今,没有什么退路了,于是我故作平静地说︰『那好吧,我明天搬你看合适吗?』
Jolin点了点头,关心地问道︰『要帮忙吗?』
我想了想,用力点了点头,说道︰『明天搬完东西,我估计会很口渴,希望有杯绿茶可以喝喝﹗』
『啊呀,忘记了忘记了﹗』Jolin一吐舌头,赶紧去泡茶,又在厨房探出个脑袋︰『有话不直说,迟早变哑巴﹗』
从Jolin家回来,我和室友交待了一下,就开始整理东西,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约就一个大旅行包,都是些衣服之类的。第二天下班,我在公司旁边的排档上吃了米粉,就打的去Jolin家了,哦,不,也是我在上海的第一个家了。
我没有让Jolin帮忙,反正就是把衣服放到大衣橱里。Jolin很细心,白天帮我把毯子在太阳下晒了晒,驱除霉味,蓆子也用毛巾擦了下。閑言少叙,大约到11点光景,基本收拾好了,期间Jolin一直在客厅里看电视,时不时地来看看。
我于是低头去看,的确,淋浴房的底盘上有些白色的汙垢,在下水孔了还有些毛髮,我乾净打开水龙头,一边用水沖一边用手把那些毛髮取出来。
在清洗淋浴房的时候,我偷眼观瞧Jolin,她脸上明显挂着不开心。由于我是蹲着的,所以离她的腿很近,她的小腿形状极好,脚趾也上没有磨皮,其中的一个踝关节上还挂着一条银色的脚链。
大约3分钟后,我收工了,满脸尴尬地对Jolin道歉,Jolin只是很冷地点了点头,然后说我要洗澡了,你出去吧。听到门在我身后重重地关上,我心头不禁有些愤懑,发什么小姐脾气嘛,不过终归是自己的不对,想想也就算了。
睡是暂时睡不着了,我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关小音量,漫无到达站看会儿音乐台,顺便等等Jolin,因为很想知道她洗完澡后的心情会不会好些。
大约15分钟后,Jolin穿着一件长大的圆领衫出来了,虽然厅里灯光很暗,但是从卫生间门洞里透出的灯光,正好背投在她的身上,使得正面的我一下子就可以肯定,她里面绝对没有穿内衣。她也很诧异,不过还没有等她开口,我马上说道︰『Jolin,今天真的对不起,因为平时都在公司里面洗澡的,所以今天就忘记洗淋浴房了,你能原谅我吗?』
Jolin笑了笑,说道『我有那么小器吗?』
睡在床上,我一直在回味Jolin若隐若现的胴体,虽然看不真切,但是却让我充满浮想联翩,甚至慢慢地把她的衣物想得越来越透明,唉,男人啊﹗
因为晚上睡得晚,所以早上有点爬不起来,到了倒计时开始了,我赶紧懵懂着跑进了卫生间,随便洗刷了下,也没有吃早饭,大概是8点半离开了家,Jolin好像没有起床,不过谁知道呢,她房门紧闭着。
我在出房门的时候,突然间想到一个问题,就是要把房门反锁吗,因为如果是Jolin在家,那无所谓,但是要是家里没有人,那岂不是很不安全吗?
想到这里,我不得不掏出钥匙,再次进去,鼓起勇气敲了敲Jolin的房门。
Jolin睡眼蒙胧地开了门,她穿了一件半透明的青色丝质蕾丝花边的睡衣,其实说半透明也是不够的,可能有75%透明了,反正胸博看得很真切,包括粉色的乳突和周遭的晕边。
『干吗?』,她丝毫没有意识到她的春光外泄。
『我要上班了,想要是你不在我就反锁门了,所以来确定下。』
『哦,Byebye﹗』,她点了点头,就把门关了。
不用说,大家也知道,去公司的地下铁里,我一直想的就是Jolin了,哈哈,我是不是有点爱上她了啊,还是因为其他的想法。
我并不是小处男,早在高中时候就和班里要好的女同学偷尝过禁果了,至于大学里,虽说不是很博爱,但是至少女朋友是换了几个的,当然我也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玩弄感情的,只是觉得,所谓恋人,就是在人生道路上共享一段爱情的同路人,爱淡了,人也散了。而至于做爱,那是水到渠成的,而非强求。但是Jolin给我的感觉却不一样,我不能不在心底承认我对她是有慾望的。
不过后来的几天,我发现Jolin好像没有上班。因为有一次我忘记带手机了,但是又不确定是不是带出来掉了,就试探性地打电话回去,结果Jolin接的电话,并且在沙发上找到了我还没有开机的手机。
于是我产生了一个很大的疑问,那就是Jolin究竟是靠什么为生呢,毕竟要负担这么大的一笔房租开销啦,而且她还喜欢在外面泡酒吧。
我没有好意思开口问Jolin,因为说好不干涉对方的,我把这个疑问放在心里。
我和Jolin异性同租的日子就这么开始了,其实没有什么神祕,或许每个人在这样的生活开始之前,会充满期待和憧憬,甚至是想入非非,但是一旦开始了,却也只是一个慢慢习惯的过程,习惯对方的习惯。
Jolin是一个很好相处的女孩子,至少没有我原来所担心的上海女孩子的斤斤计较和作天作地,也很大方。有时候她会去菜场买些菜,然后发个简讯给我,说晚上要喂猪了,让我别吃其他的饲料,而我也赶忙回个消息,问御膳房晚上都有什么贡品。老实说,她烧菜是有两把刷子,但是为了保持身材,自己吃得很少。她好像喜欢看我吃,有时候如果剩一点点没有吃完的话,她就一定会假装虎着脸,说饲养员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而我也不得不假装狼吞虎嚥地把菜全部包圆。
和Jolin相处的日子并不多,但是我已经感到公司的钟走得很慢了。每天从出门的一刻起,我就总是在盼望着下班,好不容易下班了,我就忙不叠地往家里赶。这都是为了什么呢,我往往在电梯里问自己,然后给自己一个无关Jolin的理由,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周五的晚上,Jolin接到一个电话,好像很开心的样子,然后问我明天有没有空,我说双休日,当然没有事啦。
Jolin笑瞇瞇地说︰『那你明天陪我好吗,一天哦,答应我啦﹗』
我点点了头︰『不过可以先告诉我做什么事吗,不会逛街逛一天吧﹗』
『不会﹗』Jolin坏笑道,『肯定不会,你就答应人家啦﹗』
『好的好的﹗』我暗自寻思,反正没有事,閑着也是閑着。
『那么早上4点出发,我会在3点半叫醒你的,不许反悔哦,洗澡睡觉啦﹗』Jolin一声欢呼,刺溜钻进了卫生间,留下我一个人木木在沙发上计算自己还可以睡几个小时。
3点半,Jolin果然敲门叫醒了我,当我睁着惺鬆的睡眼,摸向卫生间的时候,才发现她早就整装待发了。大概4点的时候,门铃响了,来的是同租面试那天我看到的女孩,Jolin的死X,Shine。
『你也去啊,Leon,』Shine歪着脑袋看了看我,又向Jolin眨了下眼睛。
出门打的,方向是龙华机场,路上Jolin向我介绍了怎么回事情。原来Jolin毕业后,就一直在做模特,由于身高才172CM,做T台的模特,条件不够理想,所以往往做些品牌服饰的平面摄影模特,但是由于名气不大,所以一般都是短剧牌,这次的活是Shine接的,对方要2个女孩子,Jolin就也去了。
那个品牌是一个少女服饰,概念上比较前卫性感,之所以选中龙华机场,是因为那里有些外景比较酷,残旧的混凝土架构,很能衬托出服饰冷艳的感觉。并且对方的摄影师希望拍些日出的镜头,日出代表着新生代嘛。
来到现场,对方的人员都来了七七八八了,摄影师是一个留着长髮的文化青年模样的人,他和Shine是认识的,所以我们一到,他就来打招呼︰『Shine,今天工作量很大啊,估计得拍到晚上啦,姐妹们要挺住啊﹗』
Shine回头看看了我,答道︰『放心,我们还带了粉丝来鼓气呢﹗』
『还有,你和Jolin说了没有,今天大多数衣服是不穿内衣的』,摄影师一边摆弄着照相机一边说。
『知道啦,準备好了,放心好了』
不穿内衣?我本来还迷迷糊糊的脑袋悚地清凉起来,那不是让我大饱眼福嘛。后来Jolin告诉我,因为很多衣服的设计师不希望胸罩的轮廓凸显到衣服上,破坏本身的线条,所以往往要求模特不着内衣,这个和T台上的模特走台有类似的情况,而且那个品牌是走前卫性感路线的,特别紧身,领口开口又很低,所以除了一些需要用胸罩花边或者肩带装饰的,绝大多数服装都要求模特上身不穿胸罩和下体穿丁字裤。
『那不怕现场走光吗?』我当时好奇地问Jolin,Jolin叹了口气,『唉,做模特,身体又不是自己的,再说你没有去过T台的后台,很多男设计师都在场的情况下,你还不是照样脱衣服穿衣服的嘛。』
『不过,我们一般都会用胸贴的,防野狼,像你这样的野狼,嘻嘻﹗』『喏,那里是更衣室化妆间,準备开始了,』来了一个30来岁的女的,手指向一边角落里用塑胶布零时搭建起来的帐篷,然后看了我一样,问Shine我是谁。
『哦,是我的经纪人。』Jolin抢着回答,那个女的看了看Jolin,又看了看Shine,说道︰『我还以为你是Shine的人呢,』她挥了挥手,『OK,快点了﹗』
『那个是品牌经理,这次生意就是和她谈的,很抠门的,哼﹗』Shine一路上压低嗓门和我说。
『哦,我把合约带来了,中午休息时候你们签了吧﹗』那个女的在身后喊了一声,然后追上来,把合约塞给我,『你是经纪人,你先看看吧﹗』
现场有点风,塑胶布吹得呼啦啦响,我在门口守望,她们在里面换衣服和化妆,有点护花使者的感觉。
那个合约嘛,我装模作样地看看,其实我真看不懂什么门道,反正就是一大堆的『不準』、『必须』、『否则』之类的,唉,勉为其难啊﹗
看她们拍照,一开始是享受,后来是受罪。首先大家绝对不要幻想看什么走光之类的,衣服的确很性感,但是那个是成衣不是时装,成衣是要让人可以穿到大街上的,所以实际上在拍摄现场最后就是看到她们俯身时候露出的乳沟。其次大家千万不要以为拍摄过程如电视里面看到的闪光灯喀嚓喀嚓响,模特不断变化身姿的性感场面,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每个pose都是摄影师指导的,摆了之后,灯光师拿着反光板走来走去测光打光,差不多了,才喀嚓。我计算了一下,基本上2~3 分钟才完成一张,因为有时候同样的pose会拍个五六遍。
Jolin后来告诉我,还算好那个品牌不需要她们笑,只要装出冷漠的表情就可以了,否则脸上的肌肉也要抽筋罢工啦﹗
而且随着太阳升高,天气开始热了起来,大家开始有点出汗了,Jolin和Shine补妆的时间也越来越多。你知道出汗而不能喝水是多么难受吗,Jolin 和Shine一天都没有喝多少水,因为她们的腰都很细,没有赘肉,如果喝水喝多了,小腹就会鼓起来些,那么穿衣效果就会差很多,特别是一些露脐的,更加是无法拍摄了,当然午饭也只能吃个小饱,用Shine的话说,就是『能活着回去,就是胜利﹗』。
大概拍到晚上八九点钟左右,基本告一段落了,我大概算了算,可能拍了有二三十套衣服,真牛啊。最后是集体照,所有参与拍摄的从业人员聚拢在一起,大家吧那个品牌经理围在当中,『茄子』了一下,唉,谁叫人家是衣食父母呢。
结账的时候,Jolin要我也在旁边,这样一天的工作,Jolin和Shine好像是每人5000元,Jolin后来回去的路上告诉我,一般拍照是 2000∼3000元,不穿内衣的会贵些,在5000∼6000元,如果是得奖的模特,那价格就是要接近上万了,如果是出国的模特,那没有几万是拿不下的。不过一般模特会和模特公司签约,她们是因为喜欢无拘无束,所以就独来独往了,号称野模,但是收入会很不稳定。不过她们因为接受过舞蹈训练,所以有时候一些需要发挥或者表现的拍摄,往往会比专业的模特更加胜任,再说人头熟悉,所以基本上每个月会有两次到三次的工作机会。
『而且,你别觉得这个5000块好赚,你算算,我们拍了二十多套衣服,每套大概是十来张吧,平均每张就是几十块钱,』Shine补充道,『可是你知道嘛,品牌经理那里实际会用的不会超过50张照片的,可能就二三十张,所以他们会觉得贵,双方的观点不一样,所以很难谈的。
『唉,别说啦,我们去酒吧庆祝一下啦』Shine提出来,『你也去』,Shine对那个摄影师说道。上次在Babyface也是一次工作结束后的狂欢,Jolin告诉我。
摄影师把器材整理好了之后,交给其他从业人员,然后我们一行四人吃了点饭,再去了新天地的SOHO。
摄影师叫Parker,这次的生意是Parker照顾的,所以我们要请他玩,Jolin偷偷地告诉我。 Parker在摄影界还算小有名气,和很多服饰的品牌经理都认得,所以有时候会推荐一些模特去拍照的,不过他倒是不要回扣,因为他比较喜欢博爱,和不少模特都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係。
音乐响起,我和Jolin喝了会酒,就开始跳舞了,不过SOHO太小,根本放不开,我们就在桌子旁边跳,有时候会一边跳一边拿起酒杯喝一小口,感觉很迷醉。Shine和Parker在我们不远的地方翩翩起舞,是那种快歌慢舞,Parker站在Shine的背后,用手搂住她的腰,Shine举着双手,用臀部紧紧贴住Parker的胯部,慢慢扭动身躯。
而我和Jolin是面对面的那种,Jolin见我望着Shine他们,就踮起脚凑近脑袋对我说,我们也跳那种吧,然后就转身,捉住我的手放在她的腰上。
我们的位子是靠近洗手间的,所以到了后半场,在我们的桌子前面,站了一大群的女孩子,排队上厕所,蔚为壮观。因为那里的男女厕所各只有一个,所以男的就很倒霉,比方我在嘘嘘的时候,背后的门就被推开,一个女孩子急匆匆地沖了进来,看了我一眼,就推门去旁边的一号了,门也顾不得锁住,就听见哗哗的水声。不过那里的人也见怪不怪了,在门口洗手的时候,那个女孩子出来还对我点了点头。Jolin才扭动了一会,我马上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从胯部上升到头部,酒精的作用被急剧放大,我不由得低头去问Jolin的粉颈和耳朵,听着她发出轻微的呻吟,不过混在吵杂的音乐声里,并不真切,或许是我的幻想罢了。
1点半,我们离开了酒吧,酒吧是2点关门的,但是到了2点,车会很紧张,所以我们提前半小时出来了。
Shine和Parker一辆车,Parker说要送Shine回去,不过傻瓜也知道他们将要发生的事情,但是我还是装傻问了Jolin,Jolin笑了,告诉我如果我这个也不知道,那我就白来酒吧了。嘻嘻,我有什么不良企图,Jolin是不是看穿了呀?
『不过,你又何尝知道是谁需要谁呢?』,快下车的时候,Jolin幽幽地说。
那个晚上,我们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虽然我很期待,但是我不敢说。回家后,洗澡,互道晚安,关门,睡.
平淡得一如往常,只是我有点睡不着,一直在回想酒吧里的那种火辣辣的感觉,她是挑逗我吗,还是只不过一种舞蹈而已。
Jolin啊,你现下在想什么呢,会梦到我吗,你对我是怎样的感觉呢?我忐忑不安地进入梦乡。
和Jolin合租了快一个月了,要说是有没有什么香艳的事情发生,我想大家会很失望,因为我的确对Jolin从好感到喜欢到爱慕,但是我不确定Jolin 对我的感觉,更加怕一开口就失去了这么好的一个室友。其实在潜意识里面,我更加矛盾,虽然Jolin比我以前的女朋友都性感漂亮,但是由于我也不赖,所以以前都是双方都很主动,而现下要我开口,总是有点放不下。还有呢,Jolin的消费虽然不算很高,我现下就这么点工资,除了房租,恐怕只能养活自己,我还怕Jolin看不起我呢。
而Jolin在这方面也是表现很奇怪的,有时候亲昵得让我浮想联翩,似乎一用力就可以把她按在床上,而有时候却平淡如水,只是道个晚安而已。
唉,不说这个了,想想也烦恼,少年维特的烦恼。
不过,现下的Jolin究竟对我的感觉如何,这个祕密会在以后揭晓的,我先打个伏笔。